紫微斗數神機妙算,開創生涯嶄新局面

慈化法師-邱雲正

五術專欄作家每當臨近考試大季,就可由許多福主及小菩薩身上聞的濃郁的戰鬥氣息,面對著考試大季小菩薩如狩獵的大禽,蓄勢待發欲將三年的修業功力好好發揮,以求考上符合自己期待的學校。不過,面臨考試大季逼近,各種層面的壓力也逐漸湧現,小菩薩們個個雖有抱負,但也怕一不小心即造成預期上的落差;種種壓力所產生的阻礙,有的是技術操作,有的是心理層面,有的是超越以上兩項的讀書運勢,身為命理咨詢師的我們在此刻考試大季,自然佔足一個不小的決定性位置。

該如何適時且有功效達到學程生涯規劃,面對小菩薩們更須通透紫微斗數命盤格局及行運。

在紫微斗數中可尋斷出每個人起運的開始,每個人起運的歲數從二足歲到六足歲不等,此數也代表每個人的轉運週期,這就是「大限」的靈動力,也因為此數才決定走運氣勢的起承轉伏;由於此數的引導,有些小朋友滿二足歲,即開始像個小大人似的鬼靈精怪相當成熟,而有些小朋友到了五、六歲還未開智慧,擺脫不了幼稚的行為。

「大限」指的是起運歲數加十歲這段時間的運氣,假設你是三足歲為人生的起運歲數,那你的「第一步大限」即為三歲到十二歲,「第二步大限」為十三歲到二十二歲,依此類推每十年為一個週期﹔說到「大限」的重要性,以第一步運限及第二步運限最為關鍵。

這人生的前兩步行運,在新生命觀的紫微斗數釋命能增昇位能顛覆古學與紫微命格平等互參?最主要的原因此兩步運限主掌讀書運的好壞,命格再好的人若沒遇得好的行運加持,實力再堅強一樣成為落難書生有志難伸;屆時除了修訂自我方向與心理調整外,仍應求以奇門化善紫微斗數行運阻礙得貴人助力,突破僵局拓展局面。

例1:高小妹突破紫微行運,考上公立高中

高小妹就讀國中三年級現年十五歲,值人生的第二步運限。高小妹其實單純,就命盤看命格的星宿組合,雖然沒有強大格局支撐,但星宿磁場表現中規中矩,格局文星坐命的力量幫助一直以來,讀書名次高小妹都保持在前十名內,直到今年丙戌年,突然尤如飛機失速喪失信心,倍感壓力,連讀書方向規劃也無所掌握;高小妹是由父母親帶來諮詢,其父母亦感到孩子的不安定,却好像在這段時間失去與孩子溝通的能力,才進一步希望能藉由命理諮商突破這關鍵時刻。十三歲到二十二歲為高小妹現在的行運大限,這段運勢並不理想,其中包含先天及行運因果對待。先天而言,此運並沒有文星進來作為運勢的幫助,所以求學精神較為被動,對於課程吸收之能力也相對必須付出更多精神。後天行運有四組破壞星宿阻礙:

  1. 擎羊星、陀羅星夾命宮,行為會變得燥進沒耐心。
  2. 天空星、地劫星形成心理層面上的空虛脆弱,心理浮動結果形成「陰錯陽差煞」,顛倒正事態度影響的就是造成學程中斷的遺憾。
  3. 劫煞沖命,記憶力不佳。
  4. 田宅宮文昌星化忌居家不安,居家研習功課有阻力,無法集中精神,易扭曲六親之關愛而轉變成壓力。

分析行運結果有以上的阻力點,幫高小妹釋疑後她也頗能從中體會破壞靈的破壞力﹔透過紫微斗數的追蹤,讓其父母與高小妹用另一個角度來端視讀書的過程,並且敞開心房以愛為出發點相互溝通,了解成績不能代表所有,亦非努力即可突破自認為單純的困難,因為靈學行運的問題就必須藉由靈性來善化。隨之邀請高氏夫妻偕同高小妹參與仙佛院例行的值月祈福法會,透過高家虔誠信念與法會植福結合,祈望命盤諸惡煞遠離命局,引導文星力量堅強讀書信心,調化六親關愛成助力,達成志願目標。再次於值月祈福法會見到高小妹時,已是桃園武陵中學的新生;祝福她,願仙佛恩光沐浴讓她勇敢面對下一個階段挑戰更進一步。

例2:陳小弟掌握現運,行運更上層樓

既然談的是學涯例證,想當然陳小弟也是考試大季眾多小菩薩其中之一位,只是煩惱問題不同而已。陳小弟的困擾是產生在大學聯考之後,經過浴血奮戰的結果,他考了上中興大學;雖然考上了學校,但陳爸爸對於陳小弟考上的結果並不滿意,積極的遊說孩子能重考,希望明年能考上更好的大學。這例證求問者是孩子的母親,先生的決定讓她緊張萬分,訴說著如何的傷腦筋,心想值得花一年的時間重考嗎?也不知孩子心裡真正的想法如何?許多重考後遺症所產生的不堪後果案例眾多,陳媽媽深怕陷入其中,現在只剩下兩天的決定關鍵,真是急煞人了。

其實陳小弟在現運最後衝刺階段,也與高小妹有著相同的罣礙-天空星、地劫星跑來作怪,當然或多或少會影響考運,所以想求得百分百附合期望的學校相當困難,在學涯目標設計上應降低再展望未來;若一但重考不就應上了天空星、地劫星的學程生涯中斷嗎?為了理清重考規劃是否可行,立即以文王卦(金錢卦)占卜追蹤吉凶。

依卦來看重考規劃想法絕對是一個錯誤的設計,因為此卦之動爻由父母爻化出阻礙之神,還不止如此,其父母爻與月神形成月破關係,父母爻可類化為學校,所以父母爻一但變壞即表示無法在明年求得更上一層樓的學校。另外,卦中學習之神衰弱,重考對於主事人實力強化不具作用,自己無法提昇,一切都是空中樓閣。命宮戌土為日神空亡,主事人對重考規劃並不支持,對於重考也缺乏信心。父母爻除了可類化為學校外,也可類化成主事人的父母親,此卦父母爻既然被月神(月破)傷害,也就顯示父母親在此時所扮演的角色絕對不是主事人的貴人,非但沒有助益,反而形成罣礙與破壞。

以上四點向陳媽媽批示後,在電話那頭傳來微弱的一句話:「我想和邱老師講講話。」,原來是陳小弟的主動要求想親自了解。他先是向我感謝對他心中疑惑有如此中肯的建議,表示對於卦象批示的內容完全認同;其實他個人真的對於重考毫無信心,並且重考未必能增加自己實力而為明年爭取更有利的學校,若冒然放棄現有的機會,怕自己將落得更加難堪的下場,不僅浪費時間浪費金錢。

陳家雖然已共同確定陳小弟學程規劃,但就陳小弟的行運而言,則未必可打無事牌,我向陳小弟作最後叮嚀,以他明年運為大限與流年重疊是傷害加倍,還有「天空星」、「地劫星」(陰錯陽差煞)干擾當然不可大意,依然有著學業中斷的靈動力,若在這壓力年上沒積極點兒,一心認為考上就可放大假,那就玩完了。要安定自己心性,玩心不可太重,認真面對每一門課程,才能免於學業中斷的恐懼。

由於教育水準的提昇就學管道相當暢通,在未來的世代裡幾乎都會將研究所規劃進學涯之中,所以我們在命理規劃上就必須將行程延伸至第三步運限,好的命格吉星會帶領你直達天梯,若沒那麼好的星宿,就必須研判流年行運好壞以利選擇再職進修的機會點,一樣可設計出附合自己行運最佳學涯計劃。

「無運不能致達」的道理人人都知道,若行運深受破壞靈干擾,除自我修正改變外,對「天空地劫」、「多重忌星」、「權忌交戰」等特殊格局,須以個人對仙佛之信念加以祈禱植福,藉佛光慈愛提昇靈性調整星情,突破行運干擾才能事半功倍,不會規劃錯誤而白走冤枉路。